RELATEED CONSULTING
服务时间:9:30-18:00
关闭右侧工具栏
承话说尽
  • 作者:郎你个郎
  • 时间:2018-09-12 18:50
  • 来源:未知

年初一奇冷。一大早去和那些老部下套热乎。这些人好骗,和他们一块坐
下叙叙旧,说说那些陈年罐子底封的老事,他们顿时感激涕零,捉住我的手不放,什么体己话都出笼。感觉一旦回来,下面的事好办,老子要他们往东没人敢往西。等到吃年饭,人人喝了毛苔五粮液,红著老脸热络话奉承话说尽,最后铺了洒金宣纸磨了砚一定要让我题笔写诗。他们倒知道奉承人,明白我生平就爱做诗给人看。寒窗十年,那书不是白读的。满腹经纶总该有露一手的时候,何况这老掉牙的国家有个不成文的老规矩,凡是皇帝不免肚子里有些墨水,不会吟诗作画,那不能不算是个缺陷。皇帝不会吟诗算不上好皇帝,即便是亡国的衰皇帝李后主,人们也为了他的诗而忘记他的懦弱无能。

到今天线装书早抛入茅厮坑,哪个国家干部有这样的看家本事?难怪这主席只有老子做得上,当年老子登台一撤嗓门人人惊艳,写起诗来更是把那八老捧得高高吹到心坎里。登上皇位,当众挥毫的机会更多,那些奴才知道老子的脾气,每到一处少不掉这节目,那大笔一挥的感觉像蜜直从头顶浇下来。十三年下来这国土遍布老子的墨迹,这些人信这些,把汉字看作什么神圣的东西,铸成金字做个大匾额门前厅里挂着。老子的墨宝悬遍中国,这是件小事?能这样当场挥毫丝毫无惧的领导现在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,就凭这,谁也甭想爬到老子头上。